网站首页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教育新闻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“皮卡丘”当选智利“制宪会议”成员后专家政客懵了…

发布日期:2021-11-22 22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近日,被称为“皮卡丘阿姨”的智利民间活动人士吉万纳·格兰顿在选举中获得圣地亚哥第12选区超1.6万张选票,作为左翼独立人士当选为智利“制宪会议”成员,即将参与新宪法的制定工作。

  智利“制宪会议”共有155席,共有48席被民间抗议者组成的左翼联盟“人民名单”(La Lista del Pueblo)与其他独立候选人斩获,占比接近三分之一,格兰顿也是其中一员。

  这一结果也让不少专家和政客大跌眼镜:根据选举前的预测,左翼联盟与独立候选人能获得的席位不超过10个,但最终结果却翻了近五倍。

  据智利媒体《第三日报》(La Tercera)当地时间5月24日消息,自智利“制宪会议”选举结果于17日出炉后,多位民调专家开始长吁短叹:我们必须改进选举预测工具。

  综合《第三日报》和路透社此前消息,智利“制宪会议”共有155席,但其中17个席位已为智利原住民代表保留,不在这场选举的竞争范围内。

  在可竞争的138个席位中,智利右翼执政联盟“智利前进”(Vamos por Chile)遭遇重挫,仅获37席,总占比不到24%,未能达到否决宪法修改所需的三分之一席位。

  相较而言,“制宪议会”中剩余的70%多席位都被中左翼、左翼和独立代表占据。

  包括智利在内的左翼联盟“赞成尊严”(Apruebo Dignidad)拿下28席,中左翼联盟“批准名单”(Lista del Apruebo)拿下26席,而主要由民间抗议者组成的左翼联盟“人民名单”(La Lista del Pueblo)则斩获27席,最后剩余11席则由其他独立候选人获得。

  据西班牙《日报》(El Periódico)分析,在这场选举中,左翼联盟“人民名单”和其他独立候选人均来自民间,前者更是在智利2019年爆发的抗议活动中产生的新兴团体。两部分人员在“制宪会议”中共占48席,达到了总人数的31%,已然形成了一股“足以动摇政治版图”的强大力量。

  但在今年4月,一份针对“智利前进”分析报告的预测,该执政联盟将拿下54个席位,“勉强超过三分之一”。而“赞成尊严”和“批准名单”分别只能拿下30个和48个席位,至于“人民名单”最多拿下2个席位,剩下4个席位则由其他独立候选人获得。

  显然,该报告对“人民名单”和其他独立候选人的预测结果(2席+4席)与实际情况(27席+11席)相差极大。

  据悉,该报告由右翼政党“独立民主联盟”(Unión Demócrata Independiente,UDI)国会议员吉列尔莫·拉米雷斯、中右翼政党“民族革新” (Renovación Nacional,RN)前内政部副部长罗德里戈·乌比拉、中右翼政党“政治演进”(Evópoli,EP)前总统埃尔南·拉兰·马特共同编撰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“独立民主联盟”“民族革新”“政治演进”均属于执政联盟“智利前进”旗下政党。

  事实上,就连智利左翼政客也低估了来自民间的“人民名单”和其他独立候选人的竞争实力。

  中左翼智利激进党(Partido Radical de Chile,PR)国会议员佩佩·阿特在选举的45天前表示,“智利前进”将拿下60席,“批准名单”可拿下44席,“赞成尊严”则为27席,而“人民名单”和其他独立候选人一席也拿不下。

  据智利民调机构Cadem预测,“人民名单”和其他独立候选人最多拿下10席,“智利前进”则能拿下至少56席。

  对此,智利民调机构Mori负责人玛塔·拉各斯(Marta Lagos)表示,对这次选举进行的民调之所以出现重大误差,主要在于“根本就没有完成民意调查”。

  “如果仅就各方竞选人的情况进行分析来替代民调的作用,预测结果往往是错误的。”拉各斯表示,“但民调的成本确实很高,因为这需要询问对智利28个选区所有选民的投票意愿。”

  智利塔尔卡大学(University of Talca)学者、政治学博士毛里西奥·莫拉莱斯(Mauricio Morales)则表示,由于各政党和独立候选人之间可以进行联盟,实际选举结果是很难预测的,人们也基本没想到执政联盟会有如此大的溃败,也没能预料到民间人士的“大爆发”。

  “我们必须改进预测工具,并要认识到,我们无法在这种极度不稳定的情况下实现准确地预测。”

  在夺得27个“制宪会议”席位的“人民名单”中,还有一位特殊的当选成员格外引人瞩目,那就是被称为“皮卡丘阿姨”(tía Pikachu)的民间抗议活动人士吉万纳·格兰顿(Giovanna Grandon)。

  据智利媒体Meganoticias报道,格兰顿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东南部的第12选区获得了超过1.6万张选票,成功拿下“制宪会议”的一席。

  据观察者网此前消息,格兰顿今年46岁,曾担任幼儿园教师,之后成为了一位校车司机,由于经常扮演精灵宝可梦参加抗议,故而称为“皮卡丘阿姨”。

  据智利当地媒体BioBioChile此前采访,格兰顿表示,希望自己能通过抗议活动,让智利总统皮涅拉改善人们的生活状态,解决老人的养老问题和孩子们的教育与健康问题。

  对于为何要穿着皮卡丘服装,格兰顿曾向《第三日报》表示:“年轻人很喜欢动漫形象,所以这样他们可以将我视为朋友。”

  2019年10月25日,格兰顿第一次穿上皮卡丘的充气服装参加游行,但在蹦蹦跳跳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。但这一摔,反而让她出名了,相关视频上传社交媒体后,她成了游行队伍中亮眼的一员。

  但在去年11月1日,格兰顿在参加一场抗议活动时,被遭到了智利警方的袭击。

  然而,远方驶来的一辆警车打断了这场抗议活动,防暴警察将他们团团围住,并试图将两人制服。

  随后不久,她的同伴“绿恐龙”则被警察从卡通服装中拽出,一路拖上了一旁的警车。

  被其他同伴扶起后,格兰顿上前和警察争论,没想到被胡椒喷雾射中脸部,瞬间丧失反抗能力。

  事后,格兰顿在社交媒体控诉警察暴力执法,并表示“我们的示威是和平的,还伴有有音乐和舞蹈”,引发大量网民声援。

  这次,格兰顿当选“制宪会议”成员一事引发各方关注,她本人也在社交媒体发文感谢那些曾经支持过抗议活动的人们。

  据西班牙《国家报》(El País)分析,在智利的这次选举中,除格兰顿外,还有多位来自民间的学者、女权主义者、抗议活动人士、各领域专家拿下“制宪会议”席位,这是智利历史上第一个“完全民主参与”的重大议程。

  据悉,“制宪会议”将在9个月内起草新的宪法草案,之后将通过全民公投的形式进行表决。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