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军事新闻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《死吻》作者王红老山战斗中负重伤染血的照片感动一代人

发布日期:2021-11-15 00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这张照片名为《死吻》。在1986年对越防御战中,一名在战争中受伤奄奄一息的战士,对护士说:他一辈子不知道女人的滋味,能不能吻吻他?然后护士就吻了面前的战士。后来战士牺牲了,这一吻变成战士的生命里唯一也是最后的吻。照片是原47集团军摄影干事王红根据真实的故事场景重现摆拍的,他以一名摄影记者的职业精神,希望通过照片告诉人们,战争是如此可怕,而生命又是如此脆弱。

  王红,1956年生于西安军人家庭, 1977年开始摄影,毕业于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。1986年参加对越防御作战火线年获国防部长张爱萍接见,1995年当选“全军新闻摄影十佳记者”,1996年由海军南海舰队(海军上校)转业,在珠海特区报就职。《沧桑风雨回归路》获第八届“中国新闻奖”,2003年被选为第二届“中国晚报十杰新闻摄影记者”,同年执行主编出版了《短镜头》,参与策划执行主编出版了《视觉2004珠海城市日记》《生命记忆——王红老山战地记忆》等。立一等功一次、二等功一次、三等功五次,获多项影展影赛大奖。历任:中国新闻摄影学会执行委员、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、国务院新闻办签约摄影师珠、海特区报社摄影部副主任、 珠江晚报编委、摄影美术部主任。

  1986年10月14日,彝族突击队队员罗卜基在战斗打响前走出屯兵洞。这是王红为他拍下的生前最后一张照片。

  1985年年底,作为摄影干事,王红跟随兰州军区某集团军到边境轮战,1987年7月回撤。刚从战场上下来的头几年,每到除夕夜放鞭炮,他心里就会有些忐忑不安。尤其是当那种带着长长哨音的二踢脚升空时,走在大马路上,他甚至都有卧倒的冲动,后来才渐渐好了。

  梦中好多次,他又躺在了洁白的病床上,417团的摄影报道员袁熙是他最喜欢的学生,站在他跟前,腼腆又固执地说“师傅都上了,徒弟哪能不上”,接着就是袁熙被炸得只剩下半个身子的照片,王红又醒了。

  如今在他的左肋上还有一个铜钱大小的伤疤,肋下和小肚子上深深地印着两条10多厘米长的疤痕,那是给他大难不死留下的纪念。这是在1986年10月14日417团组织突击队执行“兰剑-B”行动,王红随队奔赴到了最前沿,在敌人的炮火中跃出堑壕抢拍照片,被炮弹弹片击中,身负重伤,战后荣立一等功。

  参加“兰剑-B”行动的队员有200余人,除去第一二三突击队,还有穿插、救护等5个分队。出发前,每一名队员都做好了牺牲准备,每人留下一份遗书、一张遗照、一段录像和一盘录音。

  激战前夜的屯兵工事里安静极了,王红拿出采访本觉得应该写下点什么,但一时不知如何下笔。但王红又一想,我要活着回来,为什么要写遗书呢,他干脆把采访本收起来了。

  战斗本来计划在凌晨打响,但14日早晨大雾,敌军阵地被大雾笼罩,战斗不得不推迟。

  中午时分,云开雾散,阵地露出来了,偷袭变成强攻,战斗即将开始。战场上就是看到什么拍什么,王红不停地按下快门。这时第一突击队副队长罗卜基握着枪走出屯兵洞,胸前挂满沉甸甸的弹夹和手榴弹,王红把镜头对准他。罗卜基对着相机摆摆手说,别拍,别拍。王红已经摁下快门。后来冲洗出来的照片上,罗卜基好像羞涩地微笑着冲镜头挥手。那一瞬间过去之后,王红和罗卜基有过两句简短的对话。王红问:“为什么不拍?”罗卜基说:“拍了我也拿不到。”王红说:“我一定把照片给你。”

  罗卜基是一名彝族战士,上战场前刚刚由班长提干。罗卜基作战非常勇敢,他带领突击队队员炸掉敌人3个火力点,毙敌多名。在押送俘虏返回途中,敌人发现了,实施炮火覆盖,罗卜基扑在俘虏身上保护他们,不幸壮烈牺牲。

  王红留下了罗卜基生前的最后一张照片。在后方的医院里,他才得知罗卜基牺牲的消息,堑壕里的承诺成了他的“心病”。

  在受伤之前,王红拍到了突击队队长马权斌。这张“有损军人形象”的照片上,身背电台、手持步话机的马权斌正表情惶恐地向指挥部报告。这是已经突破前沿阵地在报战况,突击队发起冲击以后,敌人的暗火力点复活,伤亡比较大。

  2007年,王红的战地照片参加每年一届的平遥国际摄影展,马权斌的这张照片被制作成海报。

  王红邀请马权斌来“捧场”,多年未见的马权斌上去就把身材高大的王红抱了起来。这是马权斌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,他用陕西话“不满”地说:“你这照得啥照片嘛,把我拍成这个样子,我就这么丑陋吗。就这么个照片,还放到海报上,我抱着微型冲锋枪冲锋的形象怎么没有拍下来?”王红说:“这是最真实的,人们心目中的英雄都是高大魁梧,但这才是战争。”马权斌理解了,后来还主动跟别人解释。后来这张照片在这次国际影展中获得了一等奖。

  当日的激战中,马权斌指挥战斗时被炮弹炸伤,弹片从下颚打入,下巴脱臼,身上多处中弹,他不下火线,坚持指挥突击队员清剿敌指挥所,战士们将手榴弹、炸药包扔进屯兵洞,炸得敌人鬼哭狼嚎,肉都飞溅到脸上。深处的敌人没办法,他就调来喷火器,烧得里面的敌人惨叫连连。

  王红终于切身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。再次冲出堑壕没多远,一发炮弹落在附近,王红突然觉得后背好像被人狠狠砸了一拳,一口气卡着没上来,他知道自己负伤了。不远处的417团报道员尚侯风看到王红受伤,冲了过去,王红后背都是血,他用手一摸,找到一个弹孔,撕开一个急救包绕着肚子包扎起来。王红说了一些“不够英雄”的话:“小尚,全靠你了,你可不要丢下我啊。”高度紧张的战斗状态下,尚侯风连背带拖,将王红救回堑壕内,救护队员立即将王红后送。

  从前沿到老山主峰,一路几乎都是堑壕,有的地方太窄,两面来人错不开身,健全的人就往地上一趴,让战勤队抬着伤员踩着他们的身子过去。趴在担架上的王红看到这样的画面就忍不住问:“我的相机呢?”救护队员气喘吁吁地说:“拉倒吧,保命吧!”

  王红一路被接力后送到老山主峰,再转运到第一野战医疗所。他本来被分在“轻伤”的一拨,有人认出他是常来这里拍照片的军摄影干事,检查后,马上进行手术。他的胸腹联合伤表面上没有多大伤口,但内伤严重,医生说,再晚半个小时,就没救了。

  很快,王红就被后送到昆明空军医院,随后又转运到西安第四军医大学附属医院。一枚指甲盖大小的弹片导致他脾脏被摘除,肺部切除三分之一。王红的母亲用一个木盒一直珍藏着那块不会生锈的弹片。(内容节选自《中国青年报》)

  《老山记忆——王红战地影像》是一位幸存者讲述的发生在20多年前的云南老山前线,他和战友们亲身经历的战地故事。

  影像的记录者,是一位冒着枪林弹雨跟随突击队火线采访而身负重伤的战地摄影师,他用浸过鲜血的镜头,见证了当代军人为捍卫祖国尊严的英雄壮举,再现了“猫耳洞”战士“亏了我一个,幸福十亿人”的高尚情怀。

  这一幅幅生动朴素的画面,将唤醒人们对20世纪80年代那段战争岁月的集体记忆,而更珍爱今天的和平时光、珍惜我们的和谐的社会……(下面的照片摘自网络)

Power by DedeCms